回到主页

美国名校间的鄙视链,你可能还不造

历年来,关于美国大学的排名总是各式各样:十个教育机构能排出十个截然不同的大学排名,然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中国留学生及家长往往是最关注这些排名的一批人,出国上大学了不看个排名如何论英雄?这些排名毫无疑问地满足了留学生及家长原始又直接的优越感。

不少人等到真的身临美国,可能会发现两件事:

第一,网上广为流传的官方大学排名在美国的意义几乎为零,大部分美国人的心中其实也只有两类学校,一类是藤校们,另一类是其他学校。

第二,虽然你所熟悉的大学排名他们并不在乎,但他们自有一套原创的鄙视链。在此先声明,我们只调侃,不讲道理。

花式鄙视——名校之间的相互不爽

其实很多美国名校之间的仇与怨都是由校际体育而起,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仇恨才会慢慢延伸到各个方面。简单地说,就是怎么看对方都不爽。

斯坦福大学 VS.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学术上来讲,两所大学在世界的知名度相差甚小,同是工科大牛校,差别在于斯坦福高贵的藤校身份,而伯克利因拥有最顶尖高端的研究性资源也完全不露怯。两校因橄榄球运动常常狭路相逢,也因为橄榄球产生了不少有趣的学校传统。

美国版知乎(Quora)上不少校友积极提供了见解:

伯克利的学生喜欢嘲笑一切红色的东西,而且常常嘲笑斯坦福大学的吉祥物居然荒唐到是一棵树。据一些校友反应,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对于两校之间的“世仇”热情并不大,他们并不会事无巨细地积极参与到“世仇”相关的活动中。就因为这样,被伯克利学生好一番嘲笑:斯坦福的学生要么没有学校荣誉感,要么就是太自大。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VS.南加州大学

这个是老生常谈了,已经没有新意。这两所大学相隔很近,橄榄球运动上又是棋逢对手,冤家路窄。运动上的仇恨扩展到学术上的相互鄙视,再自然不过了。由于两校同在洛杉矶,两位爷都认为自己才是洛杉矶的灵魂,这两所大学的关系从来没有缓和过。

麻省理工VS.加州理工

这两所理工院校,随便派一个学生都能提高一座城的平均智商,于是他们互相不爽也都是因为学术上的互不服气。由于这两所大学都被称为理工科大学的带头大哥,“一行不容二虎”,两个学校的撕逼也充满智慧、充满想象。

Quora上一位本科就读麻省理工、博士就读加州理工的小哥率先回答了有关两校“世仇”的问题,他表示自己在麻省理工时,完全没有把加州理工放在眼里,傲娇地表示自己根本不会想到他们。而当自己真正到了加州理工后,发现如传说中一样,加州理工的所有学生也就是麻省理工那10%的最精英最热爱科学的无敌Nerd。

哥伦比亚大学 VS.纽约大学

两个学校同在纽约,纽约大学的名字已经解释地很好了:我们就是相当于拥有纽约这个城市!而哥伦比亚大学的官网:

纽约大学当然不乐意了,你们好不容易够着了曼哈顿上西区的边边,怎么好意思说纽约市呢?而纽约大学优良的地理位置真的是给足了学生优越感。当然了,优越感可不便宜哦,纽约大学高昂的学费也是它历年来如此高冷傲娇的原因。

总的来说,名校之间的仇怨可以大致分成三种:运动场上的常年纠缠、学术上的反复斗狠、地界上的凶猛争夺。

运动场上的著名相互鄙视的例子大概有:北卡大学VS.杜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VS.宾州州立大学等等。学术上的纠纷例子:杜克大学VS.密歇根大学、哈佛大学VS.耶鲁大学等等。争地盘的著名例子:纽约大学VS.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VS.麻省理工学院等等。

工程和工程不一样——同院的鄙视链

在美国人眼里,哈佛大学睥睨其余“等闲大学”就足够了。其实藤校基本上已经站在了鄙视链的最高层,本觉得“冤冤相鄙何时了”,殊不知同一个系的专业与专业之间也会互相看不顺眼。

站在人文类专业鄙视链的最高处一定是哲学专业、无论他们当下有没有参透关于形而上或下的人类关系,哲学专业的学生认为或被认为他们所研究的才是人文思想的根本。

而科学类专业鄙视链的最高处、有人说是物理——物理是一切事物的学科(study of everything);有人认为是数学——数学无处不在,我们做的所有事情说到底都是数学。

其他专业的相互鄙视中,胸前中弹最严重的恐怕就是商科了。纯人文专业的学生认为商科学生太功利,黑起来全然忽略毕业后谁工资高,只谈境界不提钱。理工科类专业的学生认为商科虚头巴脑,不是什么正经学科。

商学院能够出品未来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业界精英,但由于商学院中国学生的比例的确偏高,部分不努力学习的同学一不小心就拉低了整体的分数,于是商学院学生常常被嘲笑或者被鄙视他们是为混个没有实质价值的文凭,这种恶意很可能来自学到天昏地暗的工程学院或者电脑工程专业。

商学院内部的鄙视链通常也很清奇(数据采样不一定准确):会计专业苦大仇深,认为其他学科都是垃(le)圾(se)。于是鄙视链自然地形成了:会计鄙视金融,金融再鄙视管理,管理鄙视市场。当然这个链条非常主观,也可以完全相反。

工程学院内部也有其奇妙的鄙视系统,一位工程学院的国际友人曾说,她认为工程类专业应用于生活、无处不在,是拯救世界的专业之一,唯独工业工程被她强烈鄙视,“那个算是商科里的吧。” 工程类专业的鄙视链基本就专业的难易程度形成,同样的,也是非常主观的。

人文专业的互黑也一点也不含糊。首先哲学专业站在一定的高度俯视所有学科,英文、文学专业的自然地鄙视起了传播学院的新闻专业。

新闻专业认为自己肩负了传播信息改变世界的重任,于是开始鄙视公关专业以及广告专业,当然了,电影专业往往会高冷地鄙视以上。这个链条一样很主观,可以打乱顺序重新排列,但互相瞧不上的确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这个时候计算机科学的朋友们大手一挥:听没听说过那个段子,“在美留学只有两个专业:计算机科学和其他专业”。

其实说到底,每个人因为学习某个专业自带的那点优越感都很正常,大家选择一个专业的初衷往往也是从喜爱出发的,这样一来,只看得到自己梦想的金光闪闪,看不上人家卖力去做的事儿,也可以理解。

一个非常陈词滥调的总结:其实仔细看看每一个专业每一个大学,优秀的人大抵相同,不论在哪个行业他们都可以成功找到自己的位置。而废柴却用截然不同的方式废着,无论基础条件多么优越,他们也能巧妙地避开所有成功或者快乐的方法。

所以付出努力考进任意大学,无论是地理优、项目好、资源强都占还是都欠缺,能在已拥有的事情上多下功夫发挥自我可能才会快乐。专业之间的难易差别存在么?存在。但谁在乎呢,你学的专业是不是天下第一难有什么重要的,理想的情况下,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爽到。

自己喜欢的这些事能带给你的能量其实真的不需要在别处寻求优越感了。

本文系转载,推荐分享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