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美国顶尖大学的前门、后门和边门...

作者 / 海哥

转载 / 成长视角

《纽约时报》日前撰文指出:任何对顶尖学校宝贵名额争夺的残酷程度有所了解的人,都能意识到它会有多丑陋、多不公正:走了多少捷径,酝酿了多少计谋,金钱发挥了多大作用,特权能换得多少优势。

日前曝光的全美史上最大高校招生舞弊案中,主谋和策划者、长袖善舞的大学申请顾问Willian Singer。在当地时间三月十二日的庭审中,Singer将自己的行贿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边门”。

他说:“如果打个比方,有一道正门是让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去,还有一道后门,比如让大家通过学校募捐体系捐出一大笔钱,不过这些都无法保证他们得到入学机会。我设计了一道边门,向那些家庭保证他们孩子都能入校就读。所以这对很多家庭极具吸引力,因为我创造了一个确保录取的途径。”

一、后门

那究竟什么是顶尖美国大学录取的后门?定义很简单,就是在招生过程中得到学校明确或不那么明确(当然圈子中人都心知肚明)给予优待的学生群体,这些有机会通过后门而入学的群体一般包括:

1、校友子女(Legacy)

对于顶尖大学,一般只有本科校友的子女才算校友,当然校友子女申请本校不能保证录取,但录取机会会高出很多。以哈佛为例,在一个长达十年的时间段,校友子女的录取可能性是非校友子女的整整五倍。

哈耶普三校的校友子女录取率

2、特招运动员(Recruited athlete)

大多数精英大学在招收学生运动员的时候,往往采用不同的录取标准,对这些运动水平达到学校校队水平的学生,其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要求往往低于其他学生。读者可能会说,特招运动员也是通过艰苦努力,付出无数汗水和时间,才能使自己的水平达到藤校(当然还包括斯坦福、芝加哥、杜克等非藤名校)校队水准!No, you are too young too simple! 藤校很多运动队玩的东西是穷孩子在高中阶段闻所未闻的......,更不用提其中还有其他操作空间了。

学校愿意降低学术标准特招运动员

3、特别重要人物(VIP)

指学校很难对其说“不”的大人物家庭成员,比如奥巴马的千金;

4、发展个案(Development Case)

对于愿意花大价钱的家庭(当然价钱得达到学校无法对数额说“不”的程度),如果孩子其他条件基本过关,学校往往愿意给予录取机会。对于这方面的录取,正式且委婉的说法是Development Case Admissions,即有助于学校发展的个案。比较著名的案例是川普女婿Jared Kushner,当年他父亲付出250万美元为他买了一张哈佛门票。

Kushner的个案是十多年前由Daniel Golden在其2006年所著《录取的价格》一书中披露的,书中明确讲述了这类富裕的家族如何运用关系。Kushner确实由此途径就读哈佛大学,虽然根据Golden的描述,他的成绩和考试分数远远低于哈佛一般的要求。

那么,问题来了,美国顶尖大学每一届新生中,究竟有多少是通过后门进入来的呢?

美国顶尖大学申请顾问ToptierAdmissions认为:每一年,通过后门入读名校的学生接近招生总数的50%。

是的,你没有看错,全美大多数最顶尖的大学对于接近一半左右的录取新生在入学时给予某种程度的优待。换句话说,真正通过学习成绩优异或课外活动(除体育水平达到大学校队水平外),公平(定义待定)竞争获得就读名校机会的学生只有50%。

2、前门

美国大学在录取新生时主要看学生平时成绩(GPA),和标准化考试 (SAT或ACT) 分数。高中分只要有不错的GPA和SAT/ACT成绩都可以上一所很好的大学。但是那些竞争特别激烈的精英大学由于生源数量庞大、质量优异,申请人单凭成绩根本无法脱颖而出。

纽黑文的耶鲁体育场

较之中国高考,美国包括常春藤大学在内的许多精英高校录取过程显得主观性强、透明度低、风险值高。这就意味着,美国家庭同样压力巨大——或许更甚。像中国家庭一样,美国家长需要搬家住进好的社区,并为孩子花钱请家教。像中国学生一样,美国孩子需要取得漂亮的GPA、SAT或ACT成绩。可除此之外,顶尖名校还要求学生“全面发展”。于是,美国学生不仅要备考,还要参加课外活动,比如加入足球队与辩论队,并在周末辅导来自弱势群体的小孩,或是为当地报纸撰稿。

成绩是必要条件

总的来说,招生中没有什么比平时成绩——加上高中课程挑战程度——和 ACT/SAT 分数更重要了。在时间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这些指标是一种相对快的方法衡量谁更容易有成就。但这种衡量也有弊端。分数膨胀使评价分数的任务更加复杂,高中评分政策上也有差异。标准化考试成绩和家庭收入有关;白人和亚裔学生比黑人和拉美裔学生表现好。此外,大学预测学生成就时,往往只限于第一年的成绩。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NACAC)在其2018年最新公布的高校招生报告显示大学在招生过程中,调查了各个大学对申请学生各种因素的重视程度。报告指出,数十年来高中成绩一直是大学新生的首要决定因素。81%的大学认为所有课程的成绩都相当重要,71%的大学预科成绩相当重要。超过一半的大学(分别为52%和51%)也认为标化考试分数和课程强度相当重要。以下为详细列表。

2017秋 大学招收大一新生参考因素所占的比重

综合评定

鉴于申请人数远远高于这些学校所能够提供的招生名额,仅仅依靠平时成绩和标化分数根本无法凸显自己的优势,因此美国顶尖大学使用“综合评定(Holistic Review)”的方式来评估申请学生价值取向、兴趣特长是否与该大学的办学目的吻合;结合每一个申请人的背景和个性,评估其在将来成为领导者和拥有责任感公民、并为母校增光添彩的发展潜力。

通过综合评估,大学能够将申请人的学术记录和家庭背景等因素结合,并找出不像身边来自有钱有势家庭的拥有耀眼表现同龄人那样,但同样具备不凡潜力的弱势学生。大学往往会考察学生就读高中的办学水平差强人意还是资源异常非富?他们是否参加过课外活动?他们有领导经验吗?因为只有那些潜力无与伦比的学生,才能通过求学经历收获最多,并且为母校乃至整个社会做出最多回报。

如今的美国精英名校,较之从前多元化得多,也国际化得多。因此申请人应专注于那些可以延续到大学阶段,不但对自身,而且对社区乃至整个社会影响举足轻重的学术和课外研究或爱好。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研究或爱好绝对不能以牺牲课堂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为代价,相反恰恰,上述活动只有在优异成绩的基础上方能体现价值。

多元化学生群体

美国精英大学崇尚多元化理念,学校在招生中最优先考虑因素一贯就是多元化,这里指的多元化反映在社会经济阶层、种族、国籍、性别、技能、信仰等各方面。最顶尖选拔程度最高的大学往往也是拥有学生群体最多样化的大学(无论是就种族还是社会阶层而言)。

不同的经历、背景和身份认同的学生在互相之间不断地接触中深刻地影响着彼此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并从中获益良多。因此通过综合评定找到那些在各自的成长环境下真正显示出无与伦比发展潜力的申请人,并将其组成一个最多元化的学生群体,通过学校优质资源的悉心教育和潜移默化,这些学生将最大限度地成就彼此、回报学校、回报社会!

三、边门

面对应接不暇的申请信,精英名校的本科招生办从10个,甚至20个优秀的申请人中挑选出一个幸运儿绝非易事。 耶鲁前招生办主任Jeffrey Brenzel曾经指出:

美国各地和世界各国中学教育系统所表现的不同特征令人迷惑不解。对于所有的学校而言,我们知道家庭收入和出身环境决定了一个学生获取文化资本、学术预备、以及做出出色大学申请的难易程度。因此,我们总是希望能够从一位申请者可能获取的机会前提下评估其成就是否真正出色。但对于任何特定的个人而言,如何将前者与那些仅凭能力、勤奋、和个性坚强即可获得的成就或挑战分辨清楚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大学招生官在工作中既没有水晶球(预测未来的工具)助阵,亦无情报网络的支持,意味着我们很多时候无法做出可靠的事前预判。

上述说法绝非故作谦虚,由于时间、精力、信息、以及资源等制约因素的限制,精英大学的招生体系显然存在众多非法或者不那么非法的漏洞(或者边门)供有心人暗度陈仓。

1、标准化考试作弊

前面提到,任何大学的招生过程中,都极为重视平时成绩和标化考试分数。对于顶尖大学而言,成绩已经称为第一道筛选门槛,成就不达标者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在3/12披露的舞弊案首次聆讯期间,主谋Singer在法庭上不露声色地描述了自己如何就学生的SAT和ACT成绩作假——他把学生们送到休斯敦或洛杉矶参加考试,并贿赂那里的考试管理人员。他说,学生们认为自己的考试是合法的,但是监考老师会在考试结束后纠正他们的答案。Singer称其告诉监考者他希望学生得到的分数,他就能够准确地得到这个分数。

政府将重点放在了33名遭到起诉的家长身上。根据起诉书,这些父母为每项考试支付1.5万美元到7.5万美元不等的费用给入学考试负责人员,那些人帮他们的孩子作弊,为他们提供正确答案、考试结束后修改答案,甚至让他人冒名顶替参加考试。

法庭文件显示,辛格至少让其中一位家长McGlashan声称自己的儿子有学习障碍,以便让他有更长时间独自考试,时间从一天延长到两天。

根据法庭授权的电话窃听记录,去年6月,Singer向国际律师事务所威尔基-法尔和加拉赫的联席主席Gordon Caplan解释有关计划时,Caplan笑着说,“这能行吗?”Singer告诉卡普兰,他的女儿不会知道她的标准化考试成绩是假的。根据那份电话窃听记录,Singer说:“没有人会知道。她自我感觉很好。她考了个好成绩,现在你可以帮她进好学校了。因为考试成绩不再是个问题。听上去挺合理的吧?” 控方称,Caplan为这项服务支付了7.5万美元。

在中国,坊间也有传闻,可以花费数万至二十万之间的人民币,在香港地区SAT考试开始前买到试题以及答案。

2、学校协助造假和鼓励卖惨

在美国,不但有权有势的家庭希望把孩子进入名校深造,中下层少数族裔穷孩子也希望通过教育出人头地。兰德利大学预备学校(T. M. Landry College Preparatory School)是一所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小型私立学校,学校以把来自蓝领家庭的黑人学生送入顶尖大学而闻名全美。

兰德利学校创始人兰德利先生和夫人手持一封来自哈佛大学的信件留影

但是去年年底,《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关于兰德利学校的报道,指控这所小型私立学校为学生提交伪造的成绩单和夸大其辞的推荐信,这些学生中不但拿到康奈尔大学的入学许可,获得布朗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录取的也不乏其人。兰德利学校由于大学录取中取得的成功,赢得全美众多新闻媒体的盛赞。

媒体提及该校学生以及家长表示学校鼓励他们在大学申请材料中虚构事实,并按照兰德利学校的行政人员的指令行事。据报道,这所学校的创始人和管理者Michael Landry告诉学生及其家人,他与哈佛大学的官方人员有着特殊的关系,从而帮助他让学生获得录取(哈佛对此予以否认)。

兰德利学校还鼓励学生在申请大学时夸大自己所处的不利处境,使自己看起来比实际情况更加惨不忍睹——而不是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并做出更大贡献。一位少数族裔学生曾在校报撰文写道:“从孩提时代起,他们就教我,如果想出人头地,我必须展示自己的伤痛。我取得的任何成就都不足以让我成为故事的主角,如果我承受的痛苦不够耸人听闻、惊心动魄或者鼓舞人心,就不值得他人加以关注。“

这一事件在全美范围引发关注。一位教育工作者指出,人们不应把兰德利事件故事局限在一所学校及其领导者,而应该思索更广泛的教训。他写道:“这牵涉到特许学校运动、私立学校、教育拯救弱势群体生命、牟取教育暴利、考试培训、平权行动和考虑种族因素的招生、唯才录用、和体罚。如此众多的主题都在这里都迎来一个可怕的结局。”

3、虚构申请材料

如果说3/12被曝光了全美有史以来最大的大学招生舞弊案,那么Adan Wheeler则当之无愧地被称为全美最胆大妄为的名校招生欺诈案主谋了。

身着蓝色牛仔上衣男子为亚当·惠勒

据哈佛校报The Crimson报道,2005年,Adan Wheeler毕业于特拉华州一所普通的公立高中,他考过两次SAT,不过成绩比较一般(分别为1160分和1220分),他大学就读缅因州的鲍登学院(Bowdoin College)。在此期间他把一首获得普利策奖的诗歌署上自己名字参加鲍登学院的学生竞赛,被发现后遭到停学处分。

休学期间,Wheeler向哈佛大学递交了转学申请。在那份申请材料中,惠勒把自己描述成一名尖子生:以全A成绩毕业于声名在外的大学预科学校菲利普斯安多福中学,获得SAT满分1600分,多达16门AP课程得到满分,精通包括古波斯和亚美尼亚语在内的四门语言,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一年。材料中,惠勒还提供了麻省理工学院四位教授的推荐信。

不过根据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这份过关斩将历经哈佛大学招生官和招生委员会层层筛选的申请材料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缜密,不但内容造假,而且前后矛盾,漏洞百出:其中一份来自安多福高中的推荐信称自己在11年级转学到该校,但材料中所附的安多福成绩单上却显示了四年高中全部分数;而且其高中阶段课程量,对一个高中生来说根本无法承受,除此之外他甚至还声称在麻省理工学院修过几门课,但安多福高中根本不允许如此选课;来自MIT的推荐信中,除大量的溢美之词外,还存在一个小问题,发出这些推荐信的MIT教授实际身份却是鲍登学院的教师。

无论真假,惠勒成功被哈佛大学录取,成为该校一名英语专业的大二学生。在哈佛就读期间,尝到甜头后的Wheeler再接再厉,设法获取了数万美元经济资助和奖学金。最后,在申请著名的罗德奖学金时,Wheelers的申请材料被评审教授发现纯属剽窃。哈佛大学进而调查过往历史。经过核查,学校发现,惠勒罗列的种种成就均系伪造。获奖作品亦属抄袭。

2010年12月,惠勒承认自己犯有诈骗罪和盗窃罪,高等法院法官Diane M. Kottmyer决定对他从轻发落,以十年缓刑替代了收监执行。

4、贿赂校方招生或其他对招生有影响的管理人员

大部分精英高校都为学校运动队特招具有体育特长的学生,对学生运动员,其平时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等学术要求往往低于其他学生。

《录取的代价》作者Golden表示:“我的书里有一章,讲的是富人如何从体育优先制度中受益,因为有太多白人贵族运动,大多数孩子从来没机会参加,”他举例道,内陆学校向常春藤盟校输送的赛艇和水球运动员,比那些新英格兰地区大牌寄宿学校要少得多。在刚刚曝光的欺诈案中,这些富裕家庭在主谋Singer的协助下,将这一优势利用到极致。Golden感叹道:“他们甚至都懒得加入球队!”

Singer帮助家长费尽心机把孩子伪造成教练希望招募的那种顶级运动员。他伪造学生的体育“履历”,连同入学申请一起提交,其中包括学生未曾加入过的球队和从没获得过的荣誉。控方称,一些家长提供了“孩子参加体育活动的登场照片”;Singer还安排专人将客户的面部图像用电脑合成到网上找来的运动员照片上。

法庭文件显示,耶鲁大学足球女队前任主教练、本案污点证人从一年前开始帮助联邦调查局收集相关证据。这位名叫Rudolph Meredith的教练笑纳Singer奉上的四十万美元,将一名球技平平的学生特招至耶鲁校队;而这名学生的父母则为此付出一百二十万美元的贿赂资金。

前耶鲁女足教练Rudolph Meredith

出演《欢乐满屋》的明星Loughlin和其丈夫,时尚设计师Mossimo Giannulli花费了五十万美元,让两个女儿作为赛艇校队特招生,虽然她们并非赛艇队成员,但可通过这一招被南加州大学录取。检察人员指出,这些钱的部分落入该校女子体育总监Donna Heinel腰包。

来自麻省的John Wilson,是一家私募基金和房产开发商的创始人和CEO。他被控贿赂南加大的水球教练Jovan Vavic将其儿子作为男子水球队特招生获得该校录取。为此Wilson向Singer支付了22万美元;他还试图通过类似行贿手段使他两个女儿进入斯坦福和哈佛大学,并为此向Singer分两次支付了100万美元。

当然,以上曝光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调查人员指出,他们相信这起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应该还有更多的涉案人员和机构将会浮出水面,我们也将看到更多的招生黑幕被揭开。

结语

高等教育历来被视为实现美国梦的重要阶梯,但这一阶梯并非所有人都触手可及。根据2017年发起的一项研究显示,就读精英大学的机会仍然严重不平等,在12所顶级私立大学(这些大学也在US NEWS美国大学排名中名列前茅)的学生中,来自全美收入居前1%的家庭人数超过收入垫底50%家庭的总和。(详见:哪些大学最嫌贫爱富:全美38所大学家庭收入高居TOP1%的学生人数超过垫底60%的总和。

无论如何,随着大学多元化的努力和申请系统的改进,近年来,来自世界各地、前所未有为数众多、极具才华和成就的学生正在申请进入美国精英名校就读,使得顶级名校的入学名额已经成为当今社会最为稀缺的资源:哈佛、斯坦福、耶鲁、普林斯顿等名校的新生宿舍里的每一个床位,都有二十个孩子在排队候选,而这其中至少有五位是各个高中的璀璨明星。

最终赢得这些稀缺资源的竞争家庭,除了实力超强的旷世奇才以外,也不乏达尔文主义丛林法则的推崇者,无论是从前门、后面和边门进入顶级大学,其竞争程度之残酷都令人为之咋舌。这也是大学舞弊欺诈事件层出不穷的根源所在。面临根深蒂固来自群体性和社会性利益冲突,如何保障全美乃至世界各地的年轻学生通过自身努力就读这个国家最精英大学的权利,不但成为学校,也成为全社会的一项课题和挑战。

者:海哥,本文经授权发表,版权归属作者/原媒体所有。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